大学里面妙趣横生的专业,你有Get到吗

admin4个月前78


via @赛博农场birchpunk

想找学习通网课查题答案、学习通超星智慧树脚本软件一站式服务平台!尽在网课通(www点cqrzr点com)


鞭炮齐鸣,锣鼓喧天。


又到了一年一度,刚入学的大一新生被大学专业“买家秀VS卖家秀”无情轰炸的季节。


特别是那些实践课多、与吃喝拉撒紧密相关的专业,譬如农学食品学,向来会给大一新生们来个大惊喜。


凭借在众多专业中一骑绝尘的“接地气”特色,傲立于校园传说顶端。




普通的大学生挂科:“这次题目太难,我没好好复习。”


农学:“谁把我研究的玉米吃了?”

食品工程:“谁把我研究的馒头吃了?”

海洋学:“谁把我研究的鱼吃了?”


招生宣传片里,大家都穿着白衬衫、抱着书在树荫下演偶像剧。


真正上了大学才知道,我在种地,你在蒸包子,她在捞鱼,他在荒野求生,我们都有美好的未来。



西北农林科技大学,学生在晒种 via @陕西24小时


每一所农业大学的食堂,往往都有着“XX地区高校之一食堂”的美誉。


正如每一所海洋大学,都绑定着“吃海鲜不要钱”的谣言。




这些说法未必属实,但它代表着广大吃货对这些大学与偏小众专业的刻板认知——上课在种菜、钓鱼。


这些专业的课程,也总让人忍不住发出“这真是在上课吗”的质问。


社交平台上一搜食品科学,你会发现食品人的视频里,十个有八个在穿着白大褂做菜。


“打扰了,这就是新东方厨师考试现场吗?”


猪肉与牛肉齐飞,果冻共苹果醋一色,正所谓上课时笔可以不带、筷子不能少。



via @X.


神奇的是不论来自哪所学校,这些视频里总会出现一个通用菜式——灌香肠,把香肠灌出了七十二种花样。


有肉粒大点、肥肉多的。



via @Zjiaxin_


也有肉馅搅碎、搁淀粉的。


同学们都停一停,别做实验了。


先把你们实验室地址告诉我吧,我的碗筷已经准备好了。



via @X.


和食品学一样、时不时成为互联网围观宠儿的,还有农学。


众多农学生的实验或实践课,可以一图以蔽之。


别耽误 *** 活↓↓↓




农学是个很大的学科,底下有园林、园艺、动物科学、林学、草业科学、烟草、茶学等等专业。


但大多数,都逃不过挖地的命运。


某林学学子表示,连挖了三天的坑、种了三天的树后,他做梦都在扶苗培土。




在农学待久了,最让自己魂牵梦绕的未必是男朋友女朋友,而是放假时无人照看的温室,以及那关乎毕业论文的苗。


“宝,你还好吗?还绿着吗?我不在的第四天,它有没有再来骚扰你(指害虫)?”



via @开封大学


有动物科学或畜牧学的朋友,上学前幻想迪士尼公主剧情,可爱小动物亲切地围绕身边。


后来发现自己的剧本其实是华农兄弟,永远奋斗在逮它们的路上。




甭管是满屋乱窜的真·飞鸡、奔逃在外的绵羊、桌底下疯狂闪避的兔子,还是永远不肯跟人走的牛。


这些,尽在农学人的掌握之中。




地上跑的、水里游的,只要和考试分数挂钩,都别想着逃走。


曾以为学了水产养殖,就能成为央视《致富经》节目里,在养殖池子边上侃侃而谈“今年又赚了一笔”的民间大佬。


没想到大佬之梦的之一步,是栽在了期末考试钓鱼、只钓了半个塑料袋上。




学机械、材料等专业的学生到了金工实习这步时,再时尚先锋的气质都会在裹上厂服烟消云散。


感觉下一秒,就要从天而降一个贾玲、管自己喊妈了。


专业的土气与洋气,是薛定谔的状态。


它总是与新生们的想象对着干,当你以为现代农学很高端、每天窝在实验室分析基因,下一秒就被小三轮拉去村里种红薯。


而当你以为某个专业或许轻松有趣时,它却又能用能把书架压弯的大部头巨著震慑新生。


譬如奔着海鲜自由去学了海洋生物学,结果发现自己学的那些生物、都长着不像能吃的样子。


其中不少深海生物,见都没见过几面。




偏偏家里的亲戚,还等着你去水产市场给他们挑海鲜呢。




地质学新生做着白日梦,想着哪天在野外凭专业知识发现一条矿脉。


等拿着镐子到野外实践、被咬了满腿的蚊子包,才发现在目前这一阶段,自己唯一和“矿”字相关的特质就一个:


大家集体敲石头、找石头的场景,挺像“黄金矿工”的。



via @Yazmin


这些实践多的专业乍一看很特别、很欢乐。


可中间的惨痛教训,也同样是其他学科想象不到的。


农学,为数不多的“靠老天爷”吃饭学科。


无数学生作业的生死存亡,就捏在阴晴不定的天气与隔壁村民的菜篮里。


有时为了交上昆虫课的五十只标本作业,出门旅游都带着家伙、随时准备动手。


并在小盒子里收集了一堆飞蛾,等着拿它们和其他人交换品种。


实在凑不够时,蟑螂也可以试试。




人间最惨,莫过于种个桃子,开花的时候遇上倒春寒,坐果的时候遇上大冰雹。


哪怕抱上老师的大腿哭个三天三夜,老师也只能无奈地说“娃儿啊,这是天命。”




我有多坚强,不堪一击好不好。


如果能再来一次,宁愿那天大雨涨水的是我的宿舍,而不是项目组的鱼池。


谁能想到一场暴雨过后,漫山遍野都是我的毕业论文。


马路上五条,土坡上三条,灌木丛里竟然都有两条。


宁愿刮大风那天、吹走的是我的假发,而不是养了大半年的小橘子苗。




对学农人来说,种的瓜果蔬菜被人偷走也不算新鲜事了。


当你一觉起来发现自己培育的甜瓜不知所踪,找到偷盗者时之一反应都不是愤怒地追究。


而是火急火燎地追问:“老乡!你把籽吐哪了!”


水浇多了、肥施多了、肥施错了、风太大了、日头太毒了……生命就是如此脆弱。




一位学畜牧的朋友,过年没回家,留在学校养猪。


小时候看长辈们养猪,也就给点水喝、撒点饲料的事。如今和专业成绩挂钩,恨不得把猪供起来养。


猪难产了不合格、猪胖了不合格、猪瘦了也不合格……大年初三,他在出发去养殖场的路上,觉得自己忽然懂了《西游记》里威猛的天蓬元帅偏偏是猪的原因。


别看它只是一头猪,猪儿的力量难以想象。




惨归惨,但他觉得自己还算好的。


听说同校同学孵小鸡,刚孵出来之一天夜里就遭黄鼠狼了,前辈却还苦涩笑笑说没关系,因为每年都得“给黄大仙上供点”。



《西游记》里的黄鼠狼精


每个专业,有每个专业的为难。


你以为食品学天天做吃的很快乐?非也非也。


一来,实验课也不是天天都上,本科阶段大部分时间还是用在理论课学习上。


二来,很多时候实验目的不是“哪种更好吃”,而是测试不同材料、不同做法、不同成分的差异与变化。


自己做的,未必如外面卖的好吃。




作为食品学学生,做的不太好吃也无所谓,毕竟不是真厨师。


最尴尬的是吃完自己做的零食拉了肚子,一位食品安全学同学做酸奶实验,最后却发烧,一查是细菌性肠胃炎。


一边在厕所里痛不欲生,还要一边回想实验是哪一步出错。


更何况,当你不得不品尝成品四五遍乃至十多遍,来判断口感味道的差异、记住不同发酵 *** 的原理时。


再好吃的东西,也不想再见到了。



via @今天也没有蛀牙


有网友在vlog里记录,有段时间,她的学习生活在蒸馒头、蒸馒头、蒸馒头和拿馒头给评委老师吃之间逐个切换。


还要带上自己蒸的馒头去做实验,实验结束后,只剩下了些许馒头片与馒头碎。



via @不加钙牛奶


学地质的朋友阿潮是内蒙人,此前又主要生活在城市,上大学前见过更大起伏的地势也就公园里的小山坡了。


进山实习,是她之一次明白啥叫“山头林立”。


大一大二时,实践的内容还只是老师领着大批同学敲敲石头、看看岩石,除了条件艰苦点,整体就像高配版春游。



地质学网友吐槽出野经历


等到她混成了“成熟的地质狗”,首次扎进莽莽大山独立测绘,回头连条土路都看不着、方向感不好都走不出山区时。


阿潮的脑海里响起了一首歌——《美丽的草原我的家》


从未想过,“平坦”是如此可贵的一个词。


说来矛盾的是,这些专业明明与大家的衣食住行联系紧密,在报考名单里却一直算是“边缘专业”。


而边缘学科,对应的往往是就业方向的困难与薪资的平淡。




外界对他们的了解不多,像农学,大多数时候只会因为实验样品被偷被掐,登上社会新闻。



南京一植物学博士为了毕业论文,花费四年时间培育4棵树苗,被人挖走两棵


他们也需要和普通社会学科一样,苦哈哈地写论文。


袁老就曾吐槽,自己不带博士生、不当博导了。


“又要指导他们搞实验,又要给他们改论文,麻烦得很,死脑细胞的。”


影响论文成型的因素还多种多样,要是实验的小鼠不肯生崽,自己的毕业论文一个字的憋不出来。


这些学科某种意义上“太接地气”,大家随便看一眼,觉得不过是种地钓鱼画地图嘛,都是熟悉物件。




而换个角度看,这些学科又“太不接地气”。


因为外行人根本看不懂、也一时无法想象,茶、酒、食品、水果蔬菜、山林等等熟悉事物内原来也有讲究。


普通人以为种地只是播种浇水、再等着收获。


学术领域内光土壤肥料就足以单列一个专业。




农学生们的毕业论文随着风雨飘摇,这不仅是一句学生们自嘲的段子,也对应着农业的境况。


一场冰雹不止会毁掉学农人的小桃树,也会毁掉农民们的大片心血。


一场暑热不止会毁掉水产人的实验鱼池,也会影响无数渔民的生计。


这些科研结果“看天命”的学科,研究的反而是想办法“抗天命”,让粗放的农业渔业走向精细化、风险再小一点。


很多人对这些学科毫不在意,我却一直觉得能把生活的一个侧面研究透、或是掌握一项具体实用的技术,明明是个让人佩服的技能。


就像超市货架上那些看惯了的零食调料,背后是食品学在把关。




纪录片《克拉克森的农场》里,节目组让一个著名主持人去农场养鸡种地,给他配备了一个助手查理。


主持人最开始不喜欢见到查理,因为他总是带来悲伤的消息。


比如播种时间要错过了、仓库里不能这么放肥料、这片土地不该这么用……


并戳破主持人自以为聪明的糟糕决策,告诉他农业没这么简单。


主持人真正对查理改观,是在他光看一眼小麦的颜色、就猜到了蛋白含量的时候。


“会种地的人,真是酷毙了。”

网课通 https://www.cqrzr.com/post/13665.html 转载需授权!

#智慧树网课挂科怎么办

网友评论

网课答案系统上线!

速度get新技能~


点击这里了解详情


扫码免费网课查题
   

×